广东惠州市人大和政府角力违规高尔夫球场(图)

球场违规建于广东省东江河道,深港取水源可能被污染,当地人大政府意见不一相持数月

广东省惠州市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违规修建在流经该市的东江河道,对下游深圳、东莞、香港水源质量构成威胁,该市人大常委会做出决议关停球场,铲除场地草皮,但市政府打算保留草地改造为绿地,此举容易为球场死灰复燃留下尾巴,数月之间关停进展迟缓。

10月27日,广东省惠州市东江大堤旁。尚未建成的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大门紧闭,只有瞭望塔里探出保安的身影。从大堤上眺望,球场草坪发黄,一些半拉子建筑在河滩矗立。

“里面已经停止施工,眼下不准任何人进去。”保安称,即使市政府领导要来视察球场,也得由公司领导亲自开车带路。

此前,围绕这片占据了东江河道的“漂亮风景”的关停,惠州市人大和政府已经角力四个多月。

“绿化用地”被用于修建高尔夫球场,政府副市长出席竣工典礼,人大常委会不满政府处理意见

这次会议被普遍寄予厚望:常委会将听取政府官员的报告,讨论已在东江河道修建两年多的“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的去留。

据相关材料,2002年6月,惠州市下属的原惠阳市水口镇政府(惠阳市撤市后,水口镇划入惠州市惠城区),引进深圳亚派投资有限公司和香港合众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注册惠州市灏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东江明珠乡村俱乐部。

据灏龙公司在惠州市工商局的工商登记资料,该公司的经营内容是:兴办实业,高尔夫高尚住宅区周边建设,东江明珠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及配套设施、相关设施的建设。灏龙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吴轶,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灏龙公司成立两月以后,即动工修建东江明珠高尚住宅区,此外获批部分土地用于绿化。但这些“绿化用地”实际上用来修建高尔夫球场和骑术中心,其中高尔夫球场占地135.2万平方米,分布在江堤内外两侧。

今年2月5日,高尔夫球场竣工剪彩,惠州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和惠城区政府的有关领导出席了仪式。

这一排场背后的事实是,灏龙公司兴建的高尔夫球场和骑术中心都没有按照规定办理立项、审批用地和报建等手续。而占整个高尔夫球场三分之二的堤外河滩地则为惠州市惠阳区水利局越级审批。

一位政府官员透露,建球场之初曾有职能部门阻止过,但开发商自有路数化解。加上政府着力保项目的大环境,职能部门也就没有较线月初,惠州市人大常委会接到一封人民来信,反映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正在抓紧建设,对高尔夫球场污染饮用水源问题提出了质疑和担心。

此后惠州市人大常委会先后两次听取人大专门组成的调查组关于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项目的情况报告,并于3月下旬向惠州市政府提出了《关于立即停建停用东江明珠项目的意见》。

一位常委会组成人员回忆,一个月后,市政府才对市人大的《意见》进行讨论。又过了一个月,市政府才派相关负责人向市人大报告。

5月27日的人大常委会上,代表政府向人大报告的是惠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徐志达,徐系受惠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黄柏青委托到场。徐做的报告称,市政府常务会议已决定关闭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改造为休闲绿地和绿化用地;由市发展和改革局牵头,会同规划建设、国土资源、环保、外经贸、水利等部门和惠城区政府,组成专责工作组善后工作,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一位常委会组成人员当场提出,市政府的解决方案是在“留退路”。“关闭的球场用地改造为休闲运动和绿化用地”,风头一过,仍然可能再改回高尔夫球场。

惠州市人大常委会农工委办公室主任苏少瑛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会议情况:“常委会组成人员一致认为,市政府对市人大常委会提出的立即停建停用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重视不够,执行不够坚决,作出的处理意见也存在不够明确、不够合理之处。”

最后,常委会明确否决了惠州市政府将球场改建为运动休闲绿地的处理意见,全票通过了有关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问题的决议。

6月1日,当地媒体公告了人大决议。《决议》说,“市人民政府应立即明令关闭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对河滩部分要恢复原状。会议要求,市人民政府要切实加强对该项目的跟踪监督,防止死灰复燃的现象发生,防止对东江水质造成污染。要做到令行禁止,对禁而不止的越权、失职、渎职行为要严肃查处。”

“5月份人大决议一出来,我们就让投资方关闭球场,拆除相关设施。”惠州市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项目善后专责组负责人、市发展和改革局副局长徐毅说。

“当然,我们也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没有让投资方把草皮铲掉,恢复河滩原状,而是继续作为休闲绿地,觉得这样挺好,对防洪也有好处,桥墩也不影响行洪;同时投资方本来就亏了,让他们花钱铲草皮阻力比较大。”

人大坚决反对为高尔夫球场留后路的原因是:高尔夫球场是重污染项目,维护草皮需要不停地喷洒大量的农药和化肥,以及浇灌和排出大量的活水,这些含农药的水进入水体后,会对水体造成严重污染。而东江此段下游便是向香港和深圳、东莞市供水的取水段。

一位人大常委会领导在会上的发言,反映出当时惠州面临的外部压力。发言称,如果惠州市不主动处理此事,因球场涉及到深圳和香港的供水安全,在国家清理高尔夫球场的大环境下,一旦广东省介入此事的处理,惠州市将更加被动。

6月17日,善后专责组在水口镇政府主持召开了现场会。开发商法人代表吴轶在会上表示,政府应该考虑投资者的实际利益,帮助企业完善手续。

善后专责组建议开发商把草皮卖掉以减少损失,但开发商继续护理。拖延到8月份,广东省国土厅一处长到惠州检查工作,当场对惠州市国土局的领导表示,如果惠州市不能严格执行人大决议,将请广东省监察厅处理。

“我们又开现场会,告诉开发商继续护理是做无谓的牺牲,只能增加损失,一看就是在违抗人大的决议,还连带着害了我们。人大决议不可能是一阵风,那是法律。拆桥只拆板不拆梁和桥墩,那不是在骗人大吗?”徐毅回忆。

“政府最后还是决定将球场改为休闲绿地,人大可能只能默认了。”对于8月底的这次汇报,人大一位官员有些无奈。

根据常委会安排,惠州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办公室主任曾俊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球场看一下情况。10月下旬曾俊对记者称,总体上球场已经停止建设,草皮也没有维护,勉强可以算是恢复河道了。

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被关停后,毗连的“高尚住宅生活区”随即停建,建好的房子大多没有卖出去。

“开发商是在赌。建球场就是为了抬高房价,估计是等房子卖完了,那时政府再依法拆掉球场,就跟开发商无关了。”一位政府官员称,其中也许不乏某种默契。

惠州人大常委会一副主任透露,今年3月初惠州召开人大、政协两会时,一些人大代表准备就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问题质询市政府领导。人大常委会获悉后,力劝人大代表放弃质询,而由人大常委会向市政府提出改正意见。

发改局徐毅称,当时东江明珠还在做合法化的努力。东江明珠通过惠城区政府向惠州市政府打报告,请求立项和办理各项审批手续,这时惠州市发改局才知道有这个项目。派人去现场一看,球场都已经建好了。

根据惠州市人大调查组的报告,惠州市相关职能部门对高尔夫球场意见不一。发改局和国土局表示应该停建;市水利局指出惠阳区水利局越权批准占用堤滩地无效,此审批权在省水利厅;环保局表示球场对水环境的影响需经专家论证。但规划建设局则主张尽快完善高尔夫球场项目审批手续,委托有资质的单位对项目进行环境评估,按评估报告中的要求完善环保设施。

“有了人大决议,那是法律,我们工作好做多了,那时可不敢这样(硬性关停)。”徐毅称。

知情者称,灏龙公司在东江明珠项目上至少投入了2亿元,其中光高尔夫球场就花了9000多万元,公司一直表示政府不能坐视不管。

记者欲就此求证于灏龙公司,但公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投资方之一的深圳亚派公司惠州项目负责人耿露在电线月底,身为善后专责组负责人的徐毅表示:“开发商心存侥幸,如果再不主动拆除,将由善后专责组带推土机进驻,不折不扣地执行人大常委会的决议。”

惠州市8家高尔夫球场没有一家经过合法审批,东江明珠关停后不久又有项目上马

惠州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关闭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决议之后不足一月,同样位于东江江边的惠州涛景高尔夫球场开始试营业。这家与惠州市政府仅一街区之隔的球场,和东江明珠一样是违规项目。据了解,惠州修建高尔夫球场始自1992年,眼下高尔夫球场总数达8家以上,没有一家是经过了合法审批的。

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关于我省高尔夫球场项目清理检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通知》中,惠州市列入清理名单的有棕榈岛高尔夫球球会、惠州高尔夫球场、惠州嘉宝田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惠州汤泉高尔夫俱乐部、青龙高尔夫球场等5家。

这个名单里并没有东江明珠和涛景。知情者解释,广东省政府根本不知道这两个项目。

根据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高尔夫球场项目规划管理的通知》要求,高尔夫球场项目应由地级以上市人民政府向省政府提出项目选址申请,经省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提出意见后报省政府审批。

10月27日,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保安经理告诉记者,如果要买这里的房子,可以直接找公司领导,“房子不会贬值,球场建成了怎么可能拆掉?要拆的话早就拆了,那么简单的建筑,不用拖这么长时间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