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遇低设备旧 中国保龄球队条件最差成绩却不差

日前,记者在广州天河保龄球体育馆,从中国保龄球队领队和队员的口中了解到,保龄球在国内的发展步履维艰。

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曾经席卷全国的保龄球热潮和极其火爆的保龄球市场,如今倍感落寞。

目前的这支中国保龄球队可谓是杂牌军,没有一个是职业选手,队员来自各行各业,女队队员大多是保龄球馆的员工;男队队员的身份让人眼花缭乱,有保龄球俱乐部经理、在读研究生、自由职业者。

49岁的米忠礼是队中年龄最大的球员。他原本是吉林一家糖酒公司的职员,在喜欢上保龄球这个项目后,为了提高技艺,辞了工作,自费去韩国学球。

首次参加亚运会的24岁男队员张轶佳,目前还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尽管年纪不大,但是已经有了将近10年的球龄,为了参加亚运会集训和比赛,他不得不休学1年。

国家队领队崔伟红告诉记者:“队伍中还有一些球员是各地球馆的员工,因为比赛的关系,这些队员不能继续在球馆里继续上班。也有很优秀的球员由于生活的压力,不得不放弃比赛。”

28岁杨穗玲以前是球馆服务员,本届亚运会上,她和队友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铜牌。杨穗玲告诉记者,她的球龄已经有10多年了,即便是在2005年丹麦世锦赛上夺冠,成为中国首位保龄球世界冠军,也没有多少人认识她,“说了你都不信,回到北京机场,没有鲜花,没有记者,甚至连欢迎条幅都没有。”

四年前为了备战多哈亚运会,杨穗玲丢掉了稳定工作。幸运的是,后来她在佛山市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更主要的是单位领导也喜欢保龄球。正因如此,在她比赛训练期间,单位每个月会发给她基本工资,但即便如此,她的收入也不多,而她从国家队每个月只能领到600元的补助。“别人问我,你在国家队待遇如何?我说600元,他们都感到非常惊讶,觉得这怎么可能?但事实上就是这样,而这每月600元补贴,也是小球中心领导东拼西凑筹措到的,因为保龄球是非奥项目,没有国家队编制。上届亚运会那几千块奖金都是去年才兑现的,都3年了。”她说。

亚运会后国家队就要解散,至于未来的出路,杨穗玲说:“我都28岁了,该退役了。该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了———对于女人来说,回归家庭是必须的,可能也是最重要的。”

在杨穗玲和张玉红18日夺得保龄球女子双人赛铜牌后,国家队领队崔伟红含泪表示,虽然铜牌已经是历史性突破,但是队内没有任何庆祝计划,因为球队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搞任何方式的庆祝活动。

崔伟红表示,亚运会保龄球设12枚金牌,是含金量很高的一个项目,但在中国,这个项目缺资金、缺设备。和其他一些亚洲的国家相比,无论是训练设备和还是训练环境都有天壤之别。有出国比赛任务时,为省运费,中国队每个队员最多只带两个球。而韩国运动员一人少则带8到12颗球,有的时候因为球比较多会整箱托运,这让中国队队员羡慕不已。由于装备不足,有的队员们会在赛后捡别人不要的球,带回国把球洞补上,再根据自己的手形重新开球。

至于吃饭和住宿,队员们能省就省,每次外出比赛,基本都是三个人住一个标间,每天多吃点酒店的免费早餐,午饭忍着不吃,晚上集体吃大排档。国外大部分队伍有参加过5年,甚至十几年的国际大赛经验,并且每年可以打十几次比赛,而我们连国内的比赛都很少参加。(本报特派广州记者 佟阳)

第2金 11月14日 16:30 中国香港 台球- 女子斯诺克6红球团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