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了6天奥运没想到我的冷知识库会一次次被刷新

这几天,奥运会的热点简直不要太多哦,紧跟时事的科博士真是“一会激动地拍大腿,一会紧张地冒冷汗”。

这里我们必须先说今天的热门赛事之一——乒乓球女子单打半决赛。这场比赛真是让人看得直呼“过瘾”!

说完好消息,我们就来聊聊最近讨论度极高的乒乓球比赛规则。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乒乓球比赛规则有了新变化,“禁止摸桌、吹球”。这一规则的发布,于无形中给很多乒乓球选手增加了困难。

对于很多乒乓球员来讲,摸桌和对球吹气是一个几乎从学习乒乓球开始就养成了的习惯性动作。

至于大家为何会有这个习惯,倒也不是说这俩小小的动作到底含有多高深的“独门秘籍”。

运动员对球“吹气”,很大可能是球表面有灰尘,就像有的时候运动员也会将球习惯性地放在衣服上或者毛巾上擦一下,都是为了把球擦得更干净,球能更好地和球拍摩擦,可以更好地发出漂亮的旋转球。

另外,吹气对于一些运动员来讲可能就是单纯的习惯或心理暗示,能在紧张比赛中给自己解压。

而擦桌子的习惯则主要是因为汗水滴落在桌面上会影响球的落点,或者是手汗过多,为了避免滑拍,才将手汗擦在桌上大概率不会落球的位置。

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中,中国选手杨倩夺得冠军,为中国代表团揽入本届奥运会第一枚金牌。

一时间,关于射击的相关话题再次登上热搜。其中#近视眼可以练射击吗#备受网友的关注。

有网友表示:你以为射击运动员都拥有百步穿杨的视力?万万没想到,好多射击运动员都是近视眼。

这似乎很难想象,一位射击运动员,居然高度近视?然而,据了解,在每一支射击队里,基本都会有这样的情况。

比如王义夫的视力一度低到0.1,照样在雅典奥运会拿下了冠军。他自己也曾调侃说,以他的视力,都快够参加残奥会的标准了。

中国射击老将许海峰也曾说自己在获得中国首枚射击奥运金牌时,视力还不到0.5,是近视眼,但他依旧为中国实现了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突破。

看到这里,有些朋友可能要问了,“那运动员们究竟是靠什么百步穿杨的呢?”、“难道是因为射击的靶很大?”

根据国际射联的数据,10米气步枪靶纸为总边长80毫米的正方形。而我们常说的十环,也就是靶纸的靶心,直径只有0.5毫米。

靶心那么小,离得又那么远,正常人都看不清,近视射手们怎么还能如此精准,枪枪不落空?

“其实,就算视力非常好,比赛时也都看不清楚靶心。”一位专业人士曾这样介绍,神射手们参加比赛时,靠的是感觉,而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瞄着靶心一枪打过去。

奥运冠军杜丽曾表示,虽然她的视力没有问题,但对射击运动员来说,平衡与稳定确实是最关键的。杜丽举例说,把右脚叠放在左脚上,闭上双眼,双臂平伸,一般人也许只能站上几十秒,就无法再保持平衡了。但对于专业射击运动员来说,站上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都没有问题。

与其说射击需要眼光瞄准,不如说射击更需要的是稳如磐石的强大心理素质以及过硬的运动员综合技术。每一个精彩瞬间的背后,都是运动员的千锤百炼、努力付出!

赢下排球比赛,不能单凭队员个子高、手臂长,也不仅靠技战术和心理素质好,还需要跳得高才能打出有杀伤力的扣球。

如果将扣球水平比为一栋房屋的总高度,那么深蹲代表的基础力量就相当于地基,跳跃高度反映的爆发力就像墙壁,扣球技巧便是顶端的房顶。看似只有墙壁和屋顶决定着高度,其实深埋于地下的地基才是整栋房屋的基础。地基深的房屋不一定最高,但不打地基的话,房子一定盖不到很高。

也就是说,先有一定基础力量,才能在其上发展爆发力。跳得高,再结合扣球技巧,最后才有能力扣出对方接不到的球。

在加强力量的训练中选择深蹲,是因为它与向上跳跃的动作比较接近,提高跳跃高度的效果较好。

而且,深蹲重量与跳跃高度相关。虽然先天身体条件会影响深蹲重量,不过增加提高力量的训练,可以在提高深蹲成绩本身的同时,让人跳得更高。实际上,比赛得分多、失误少的精英排球队员通常比一般队员跳得更高、单次深蹲最大重量更大。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非商业用途,仅作为科普传播素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